上个世纪后期,在我的家乡杀猪过年几乎是约定俗成的事,年年如此,家家如此。那个时候,一进腊月门,杀猪师傳就忙起来了。我们家邻庄有个姓刘的杀猪匠每年腊月就没有个闲时,我们家杀年猪都是请的他。因为他太忙了,一般早在十几天前就约请好了,提前排班,到时会自动按约上门来的。杀猪前两天,刘师傳就托人带口信关照我们不要再喂猪食了,为的是让猪肚里无食,排空粪便,到时猪肚猪肠容易收拾干净。到了杀年猪那一天,大清早上天才麻花亮,刘师傳就挑一大担杀猪用具来到了我们家,一进门就催我老婆烧上两大锅杀猪水。老婆烧水时我就和刘师傳帮忙搬来几张大板凳,下了一扇大门板搭起一个临时肉铺。然后就放好烫猪的大澡桶,并在桶前中部并排放了两张大板凳供搁猪杀猪用。接着他取出篮子里面的各式杀猪刀具,尖刀、凿骨刀、剁肉刀、剔骨刀,还有铁钩子、钢筋捅条、小麻绳以及他的工作服:一件双肩带皮裤、一条围裙、两只塑料护袖(能防水),并穿戴起来。一切准备妥当水也烧开了,只见他把刚点燃不久的烟猛吸两口,把烟屁股往地上一扔就径自走向猪圈,拉开猪圈栅栏门进入猪圈里。又白又壮的大肥猪见到有生人进来,迅速从猪窝里坐了起来,警惕地盯着刘师傳。刘师傳用手在猪眼前晃了几晃,突然猛地一下子拽住了猪尾巴就往外拖,猪一边嚎叫一边死命地拱着身子向前挣扎,想摆脱被拽住的尾巴,然而只是徒劳。也许是感到了末日的来临,它除了死命挣扎嚎叫竟双眼流泪,我在一旁惊呆了。只听刘师傳大喝一声,一把将猪拖出了猪圈并扎扎实实地掼倒在地上。紧接着他迅速将一条腿跪在猪身上,将事先咬在嘴里的小麻绳先后将猪脚分边按一前一后并联捆绑结实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刘师傳真了得,居然一个人把近200斤重的大肥猪很快制服了,这是他多年杀猪练出来的硬功夫。接着他请了两个站闲看热闹的人帮他把猪抬到并排放好的大凳上,在长凳下放了口大木盆,只见他按了按猪耳朵,在猪颈部喉管处迅速猛狠地刺进了长尖刀。说时迟那时快,随着猪的嘶吼,鲜血喷涌而出流淌到下面的大木盆里。猪拼命挣扎,无奈四腿被捆,还有几个人死死地按住,使它动弹不得。不一会,血流慢了,猪的哀嚎声也渐渐小了下来,最后只有回气和喷血泡沫子了,这时候只听刘师傳自言自语一声“行了”,就让人们闪开,顺手把猪翻身撂倒在地上。接下来刘师傳先在烫猪桶里放了点冷水,然后用小木桶打来开水倒进烫猪桶里,请人们帮他把解掉了捆绑的猪轻轻放进烫猪桶。只见他用一根粗麻绳穿过猪身在桶里来回拉动,让猪全身四处都烫到,拉了一会又加了一小桶开水,把猪在桶里转了个身继续烫,估计烫得差不多了就用手一抺,一大片猪毛就抹去了,这时就开始用铁刨子刮毛,刮完这边把猪转个身又刮另一边,动作十分熟练麻利。不一会猪身上毛基本刮好了,露出了白白的肉体。接着就刮猪头,猪头褶子多,比较难处理,有的地方还没有烫到家,于是刘师傳又用一把茶壶装满开水对猪头反复浇烫,然后再刮,猪头毛终于全部弄得干干净净。刘师傳又用小尖刀在猪后腿一只脚上划了一个口子,然后用一根长钢筋钎从口子穿刺进去在猪体内上下左右使劲捅,说是打通筋络,然后抽出钢筋钎,把嘴贴在那口子上吹气。他斜着头,眯着眼,深吸一口气,吹一口气,不停地深吸一口气,吹一口气,猪体渐渐肥大起来,变得滚瓜溜圆的。气吹得差不多了,刘师傳用小麻绳把猪脚口子处扎紧不让漏气,又继续用铁刨子在猪身上全部刨了一遍,直到完全干干净净清清爽爽满意了才罢手。人们都夸赞刘师傳杀的猪整理得干净,打肉回家不用再拿镊子镊毛了。接下来,刘师傳把铁钩子朝门前树上一挂,请人帮忙把猪挂在了铁钩上开始开膛破腹了。他拿着小尖刀一一取出猪心、猪肺、猪肚、猪肝、猪腰子、猪脾脏、大肠、小肠等内脏分放在盆子里,然后将猪分成两边放在了临时搭的案板上进行分割。先去头剁爪割掉尾巴,然后扒下雪白的脂油,最后再把肉按我们的要求剁成大小不一的一块块,肉分割完了任务完成。杀完年猪我特地割了块肉和猪肝烧中饭,准备请辛苦的刘师傳喝点小酒,吃个顺便饭。信息整理:扬州拓普电气科技有限公司 信息来源:www.yztpdq.com

 
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   扬州拓普电气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 Copyright © 2010-2019
苏ICP备10068214号   苏公网安备32102302010144号   技术支持:平邑在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