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进绿色如盖的水乡柳堡,一股清新的感觉扑面而来。
    故乡的原野能彻底体验的,是那一条哺育了生长在她身边祖辈几代人的,始终缓缓流淌的涵子河。每到梅雨季节,从氾水上游放下水来,水涨得满满的,水带牵长,柔软的水草随着碧澄澄蓝盈盈的水势飘飘袅袅地摆动着;傍晚时分,灿红的晚霞点缀着美丽的西天,两岸的白杨树总是以高高的窄窄的肩膀伸向天空,衬托着蓝天高远的背景,身边那首动人的民谣和鸟鸣在林间唧唧婉转,心里不由泛起一种难以言状的渴望。
    这就是我的衣胞之地,第一声啼哭的地方,梦魂萦绕的故乡,诞生了乡间民谣,吹醒了一年绿一春的草木,养活了一茬又一茬的庄稼,我日渐衰老的父母双亲,以及草场地上抢夺麦秸人的小女孩,盈荡内心的往事,一个鲜为人知的世界,始终贯穿我的一生。童年和儿时的乡村生活已成为最亲近最遥远的风景。在故乡的柳堡,柳堡那个王通河,王通河那个小新庄,涵子河上一座小木桥,桥头南就是我的家,我就是那个夏日整天在小沟边掏蟹摸虾的野小子,我就是那个钻进邻居玉米篱笆又被主人的狗撵得无处脱身的偷瓜仔,我就是那个因贪玩逃学吓得不敢回家夜宿草垛头的淘气鬼。一个个细节,不时从久远的过去被拉回眼前,记忆的闸门一旦打开,总是神思摇荡,以至不知多少日子之后,无论身在他乡异地,忘不了故乡的风,故乡的云,故乡的雨,故乡的荷藕和习习的晚风中轻轻摇曳的稻谷。这里的一切养育了我,一天天的潜移默化中,与生养我最后还会埋葬我的村庄融为一体,长进了我的灵魂和肉体。
    今夜,我路宿在繁华的都市,徘徊在灯红酒绿之间,看到客车火车来回穿梭,汽笛长鸣,“回家吧!”一个念头闪了出来,骚人的乡愁默默地爬上我的胸口,无论走到那里,曾经历经的故乡啊,一草一木时时还原和重现, 也许这是对过去和将来生命的追求和升华,这种感悟,这只能是我的故乡,渐渐遥远的故乡永远留在我的心中,犹如外婆早年教我学唱的童谣:水东流,水东流,北雁南飞要回头……我相信,在这风中,这片野花缤纷的村庄之门一旦被撞开,就不由自主地发现,故乡呵,人类心灵里共有的家园!
    信息来源:宝应文化月刊


 
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   扬州拓普电气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 Copyright © 2010-2019
苏ICP备10068214号   苏公网安备32102302010144号   技术支持:平邑在线